饮料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推文中文网t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临近城中心时,远远便能看见一座主楼,主楼旁各有一间钟鼓楼。

这座主楼是磁州城的鼓楼,因其气势宏伟,闻名遐迩,又名天下第一楼。

沈墨珩和花萤进到城中心找到客栈后,把包袱放到房中,又简单收拾了一番,才重新上了街。

刚才走得急,没有仔细看瓷器集市上的东西,这会儿他们可得仔细去瞧一瞧了。

两人重新回了集市,刚一走近,便有小贩热情招呼道:“两位不是本地人吧?若是来磁州游玩,带一两件瓷器回去是最好的选择了。”

沈墨珩看了一眼同他们打招呼的小贩,他看上去约莫而立之年,同周围的摊贩比起来过于年轻,不像是很懂瓷器的样子。

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小贩淡淡一笑道:“别看我年纪不大,在磁州卖瓷,我可是有十几年的经验了。只要是我见过一次的瓷器,我一眼便能认出来,我卖的瓷器也从不掺假。”

听他这么说,沈墨珩半信半疑地从怀中掏出瓷器碎片递上前去:“既然这样,你能看出这是哪种瓷器吗?”

小贩接过他递来的碎片,仔细瞧了瞧,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一旁的摊位。

一旁摊位的小贩也凑上前来,两人小声嘀咕了几句,小贩才抬起头道:“客官,这瓷器你是从何处得到的?”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告诉你。”

“这是秘色瓷,是越窑特产,青瓷中的极品瓷器。”小贩说着对着一旁的小贩感叹道:“这色泽、这做工,只可惜已经碎了......”

他说罢,似是想起什么又转向沈墨珩:“就是不知道剩下的碎片在哪里,我师父擅长瓷器修复,或许能够将它重新拼合起来。虽然拼合后的成品可能不及以前,但至少六七分相似还是有把握的。”

“剩下的碎片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沈墨珩见小贩一脸热情想要帮忙修复瓷器,知道他是误会了。

他这样子八成是以为他拿着碎片,是要找到一个能工巧匠把碎裂的瓷器修复完整。

小贩听见他的话后,果然一脸失落。

“之前磁州城是不是卖过这种瓷器?”虽然在洚城时,他们查到死去的那名富商手中的瓷器碎片和唐府画中的瓷器花纹吻合,极大可能就是唐府老爷买的那件青瓷。

但若是磁州城当年也卖这种青瓷,或许他们能够发现其他有关富商的线索。

线索多了,他们才好找出把富商杀死在山洞中的真凶。

小贩皱眉想了想,半晌摇摇头:“不知道,至少在我的记忆里,近十年是没有这种青瓷在卖的。”

虽然猜到会是这个答案,但是当小贩真的说出来时,沈墨珩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此时花萤正无聊地拨弄摊位上的瓷器,其中有一个黑釉盏看上去十分别致,她拿在手中把玩了一番,刚要放下,便见沈墨珩指了指她手中的瓷器问道:“这个多少钱?”

小贩赶忙换上一副笑脸:“十两银子。”

“墨墨?”花萤有些懵,还未回过神来时,沈墨珩已经付了钱,接过小贩递来的瓷器,拉着她衣袖的一角往另一边摊位走去。

身后还不时传来小贩的略显愉悦的声音:“客官,下次再来啊。”

花萤被他拉着走了几步路,他很快就松了手,将手中的黑釉盏递了过去。

“谢谢。”花萤本来想问他为什么要帮她买这个瓷器,可是话到嘴边,最终变成了一句‘谢谢’。

“你好像很喜欢这个瓷器。”沈墨珩看似无意的说了句,花萤笑着点点头:“因为这个黑釉盏上的花纹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喔。”沈墨珩应了一声,他的脸色变了变,很快便恢复如常。

“墨墨你别灰心,这里这么大,摊位这么多,肯定会有线索的,我们再找找吧。”花萤抬起头时看见沈墨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以为他还在想瓷器碎片的事情,便开口安慰道。

“嗯。”沈墨珩应了声,一抬眼正撞上花萤灿烂的笑容。

她的笑容明媚,好似一抹阳光,直直照射过来,让他觉得耀眼而又温暖。

在磁州集市上逛了一圈,除了买了个黑釉盏之外,沈墨珩和花萤并没有其他收获。

临近未时,太阳升至半空,耀眼的阳光洒落在街道之上。

正值午饭时间,主街的酒楼、饭馆不时飘来阵阵香味。

街上人来人往,有人手中还拿着小吃摊位上买来的特色吃食。

饭香、酒香、茶香混合,各种香味顺着吹来的微风飘荡在空气中,引得人食指大动。

“我们先去吃饭吧。”沈墨珩忽然开口提议道,花萤闻言眼睛一亮,赶忙重重点了点头。

她早在刚才就饿了,只是见沈墨珩一直忙着找线索,没好意思开口。

听他主动说要去吃饭,自然再开心不过了。

沈墨珩走在前面,花萤就在他身后。

他眼角的余光还能瞥见她的一举一动,察觉到她望着周围饭馆的期待目光,他禁不住偷偷勾了勾嘴角。

刚才他便听见她的肚子在咕咕叫,找线索固然重要,可也不急在这一时。

两人找了一家看上去比较宽敞的饭馆走了进去,刚一踏进去,店小二便笑意盈盈地迎上前来:“两位客官这边坐,本店特色椒麻鸡、蟹酿橙、酥丸......你看你们要点些什么?”

他们刚一落座,店小二便喋喋不休地报了一堆菜名,一脸期待地看向两人等待他们的回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