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柔造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推文中文网t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时嫣然莞尔,忽然觉得,窗外的世界无与伦比的干干净净,出尘的白雪,皑皑覆盖在波士顿,街边檐下铜制仿古灯常亮。

雪景很美,饭菜好香。

人生,又有了意义。

萧釉染还是这般倾国倾城,比她见过的任何风景都美丽,不入凡尘的仙子,她曾如此形容过。

她自欺欺人过,却从未真的想过放手萧釉染,只求萧釉染也不要放手她。

她回到了萧釉染的身边,她找到了她。

不要再有辜负了。

但她没说已经原谅了萧釉染,她还怪着她,所以,干脆再先晾会萧釉染。

萧釉染说出特别好吃,她什么表示也没有,心头的所有情绪被掩下,冷着脸,淡淡的食之有味。

一份西红柿炒蛋,她吃一半,萧釉染吃一小半,剩下的被艾米莉全包,方源说接受不了,当真一筷子没再动。

饭饱后,时嫣然无论如何这顿饭也要她结账,艾米莉阻拦不住,便也顺从她意。

时嫣然坚持给女老板付完钱后,转身下意识去寻找萧釉染的身影,却如何也找不到了。

她一时慌了神。

她阑珊出了餐厅,视线四下寻望,除了陌生的街头,没有萧釉染。

她无端鼻子开始发酸,心中愤怒,右手轻微颤抖。

又是这样,让她找不到她,便是再也找不到,不能等等她吗!

古镇一连下了七天阴雨,苔藓从夹缝中疯狂生长,她却死在了那个雨夜。

那晚,她没有真的跑回家,萧釉染的话,她伤心到不能自己,泪不值钱的掉,脑海里一直都是萧釉染绝情的样子。

想着她既然这么无情,她以后都不要再喜欢她了,也不可能再去找她,就此望了这个负心女。

可她知道,这些都无一可能,脑海里又回放起萧釉染最后痛哭的模样,她再次放下了她最后拾起的那一丝尊严。

她重新跑了回去,她要去求萧釉染,去死皮赖脸,求她不要和她分手,不要再离开她了。

为此,她可以付出一切,哪怕伤害自己来挽留萧釉染,也在所不惜。

有什么苦衷说出来,不要闭口不言,她们一起承担。

“只可惜”。这三个字成了一辈子不能释怀的遗憾。

萧釉染没给她这样的机会,萧釉染早已不在古桥上,她一直追到了市里高铁站,电话打不通,微信也被删除。

她心中还抱有一丝丝幻想,她坐上深夜最近的一班去往北京的高铁,天亮了,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

自此,一次她同意的分别,萧釉染和她,和所有人彻底断联,成了她们再也不能相见的永别。

她怕,她怕萧釉染这次悄无声息的离开,又会像上次一样,让她再也找不到。

一股子躁动涌上心头,她想不顾一切冲入萧釉染家中,撕碎她的衣服,让萧釉染再次彻彻底底属于她。

让萧釉染知道,她这辈子只能是她的,只能栽在她身上,任她逃到天涯海角!

她要装不下去了。

她还想把自己真正的内心,剖析诉与萧釉染听,可她又转瞬间清醒了,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失而复得太美好,太便宜萧釉染。

并且顺利的,没有坎坷的失而复得,还是会让复得者,不懂珍惜,尝不到被抛弃的心痛是何的滋味。

她知道这是伤萧釉染的心,也是伤她自己的心,但为了她们再也不会分开的未来,她不会心软。

“萧已经离开了,这么快?”艾米莉跟随她出来,不像她这样情绪不稳定,倒像是提前知道一样。

时嫣然阴沉着脸不说话,方源提议回酒店休息,拍卖会现场距离她住下的酒店其并不远,走个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艾米莉坚持要开车送她们回去。

车上,时嫣然静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阳光照在她的眼皮上,她皱了皱眉:“艾米莉,萧釉染走时和你说过吗?”

艾米莉沉吟一阵,实话道:“她说有急事就直接离开了,也没让我送,不知道是什么急事。”

时嫣然心中冷笑,能有什么急事,不就是为了躲她,萧釉染一定明白那个吻暴露了她的心,怕给已经不喜欢她的自己惹来更深的厌恶。

可萧釉染凭什么就能确定,她对她已经没意思了呢?

“这样啊……。”她随意的回应。

艾米莉则趁机也问了她一句:“时嫣然,你和萧是怎么认识的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