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南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推文中文网tw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给我好好地找!这院子总共就这么大,她难不成还能插着翅膀飞出去不成?”

漆黑的夜色中,一伙人气势汹汹地站在公主府的后花园中,为首的那名宫女打扮的人对着底下的护卫怒声喝道。

“是!”得令的众人立马四散开来。

听着外面嘈杂的人声与交错的脚步声,云疏躲在假山的小洞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决计不能让外边的人找到她。

这个念头跃入脑海的瞬间,假山外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云疏所在的洞口前不远处。

她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以免被人发现。但身体里的药性发作愈演愈烈,云疏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沉重的喘息和难以压抑的呻.吟。

苍白的月光透过假山的缝隙,撕开斑驳的影,将假山外那人的影子拉长。

云疏捂住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地面的影子,判断他的动作。

脚步顿了顿,似乎在犹豫要不要靠近假山搜查,下一刻,有人在不远处出声询问:“你站那干嘛?还不赶紧搜,别耽误了公主殿下的事情!”

“哦,我想看看假山里有没有人。”影子边与那人对话,边调转方向,似乎要离开。云疏悬起的心落下一截,却又在片刻后猛然提高。

“那就快点进去看看!”

闻言,影子转过身,朝云疏所在的假山飞快靠近,大约只有十步的距离就能发现她。

黑暗中,云疏蹲下//身,伸出手迅速在地上摸索,接着夜色的掩映,她捡起一块小石子,赶在“影子”走近前,从假山的另一边用力朝相反的方向扔了出去。

这点不大不小的声音显然引起了暗卫的注意。

“那边有动静,你别看假山了,赶紧过来!”不远处的那人再次出声,催促“影子”离开。

“来了!”影子转身跑过去,和那人汇合,两人一起走向花园深处。

在假山里等了片刻,确认周围没有人后,云疏才松了一口气,扶着石头跌跌撞撞地走出来。

她用手背摸了摸脸颊,烫得吓人的温度自皮肤传向心尖,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中的药想必是那种不干不净、让人情//欲大作的药——云疏不懂岐黄,但对于这种下作的手段也是略有耳闻。至于害她如此狼狈的人,不用猜也知道就是那些暗卫口中的“公主殿下”。

当务之急是消解掉身上的药性,可她该怎么做才行?云疏一边倚靠在冰凉的假山上,借此来缓解体内的燥热,一边飞速思索对策。

饶是她未经人事,也知道要解这种药,恐怕还得找个男子......解决一番才行。

后花园里的人不行,这里都是公主的手下,自己现在出去找他们就是送死。至于前厅举办的宴会上确实还有别人,但她若是以这幅样子走到前厅去,只怕从此以后庄国公云家就要成为京城里的笑话。

云疏咬唇,一时没有对策,最终还是决定先找个被搜查过的房间藏起来。毕竟此刻体内欲.火越来越旺盛,若她不赶紧躲起来,只怕一会儿身体无力,还是要被公主的人发现。

少女缓缓撑起身体,扶着周围的柱子一点一点往回廊下的房间里挪动。每走一步,体内肆虐的药性都要更盛一分,勉强走到一间屋子前并推开门时,云疏差点支撑不住身体而倒下去。

“公子非得找借口说自己喝多了酒离席,只怕回去以后王妃又要说道——”

“宗宁,不得对母亲不敬。”一道低沉懒散的声音缓缓出声打断随从的话。

昏沉间,忽然有两道男声闯进云疏的耳朵。从声音的大小可以听出来,这两人正在向云疏这边靠近。

“是。”被叫做“宗宁”的随从声音低了下去,随后又嘟囔了几句话,但云疏没有听清。

她的思绪纷杂,唯一能想明白的是——这个人应该是前厅某位来参加宴会的公子。

他的母亲被侍从称为“王妃”,说明他不是宸王李翰家的,就是博陵王陆家的人。

不,不可能是宸王的儿子,云疏摇了摇头,她想起来那孩子今年才三岁。

那么这个即将走到云疏屋外的人,就是博陵王陆谦的儿子——陆谦膝下三子,而他的长子正是云疏的未婚夫陆尧。

奈何云疏记得陆尧的声音,显然与屋外这人不符。云疏想起,陆尧今日没有来参加五公主举办的宴会,博陵王只带了他的次子。

屋外的人便是陆霄——云疏在一瞬间做出决定,咬着牙在那人经过回廊时,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拉进了屋里。

“什么人!”陆霄反应极快,迅速掐着云疏的脖颈,将她锁在地上,身后的宗宁也立马上前,想要查看屋里的情况。

“让他......出去。”云疏提了口气,对陆霄说。

并不明朗的月光下,陆霄看清了地上人的样貌——面颊绯红,皮肤滚烫,本该清澈温婉的双眸此刻却氤氲着迷蒙的水雾,不是庄国公家的嫡长女、他即将过门的嫂嫂云疏又是谁?

女子原本整齐的衣衫此刻有些凌乱,领口微敞,露出一片白皙的、随着剧烈呼吸而不停上下起伏的皮肤。

陆霄了然,对身后的宗宁道:“你先出去守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