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家的孙女,自然指的是夏蝉。

村口的老人自称是这个村子的村长,告诉他们来得不巧,老叶刚好出去打猎了,还没有回来,不过别担心,他会送他们去老叶家。

在路上,殷林和郑玉山从村长口中得知,他们的身份分别是夏蝉的丈夫和公公,夏蝉刚出嫁不久,特意带着丈夫来看望爷爷,公公则是不放心,送两个小年轻过来的。

村长的年纪很大了,这个年纪的老人总是絮絮叨叨。

他走在前面,带着几人从村子中穿过,一边用羡慕的语气道:“离开村子后再回来的人,叶家丫头你还是头一个,老叶好福气啊,不像我家那小子,去了镇上的酒楼当伙计,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人说起他儿子的事来就没个完,对这个儿子他似乎又是埋怨,又是自豪,说他从小二做成了掌柜,在镇上娶妻生子,但话里话外又抱怨他从来不肯带妻儿来看看自己,偶尔他自己过来,也是放下给他带的东西就走。

夏蝉几人耳朵里听着村长的唠叨,眼睛观察着村子里的情况。

村子里的房子都挨得很近,太阳快要落山了,大家基本都在堂屋里吃饭,他们每经过一户人家,里面的人都会扭过头来看他们,眼神浑浊又麻木。

村子的住的基本都是老人了,他们一路走来,还没有看见一个年轻人,就连四五十岁的都没看见,全是和村长一般七八十岁的老人。

有的家里还好些,老夫老妻互相搀扶着过日子,很多人家里就只剩一个,孤零零地坐在十分空荡的桌子旁。

看得出来,村子里的情况并不好。

乡下的老人,午餐通常都是随便对付对付,晚餐和早餐才是一天主要的热量摄入时间,他们的桌子上却基本都只有一个小菜碗。

碗里肯定不可能是肉,夏蝉猜测,很大可能是咸菜。

来到村子另一边的外围,村长将他们领到一间房子前,道:“我们这里的房子都不锁的,直接进去就是,老叶是下午进的山,可能最快也要夜里才回来,你们别等,先睡就是。”

门果然没锁,几人推门进屋。

屋子里一共三间房,中间那间是厨房兼堂屋兼餐厅,左右各有一间卧室。

见他们开始收拾带来的东西,村长嘱咐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尽管找他,就离开了。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进来的时候,罐子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空推车。

他们将两桶水找了个角落放好,开始里里外外研究这栋房子。

和走阴人进来的情况与夏蝉之前进来时不同。

一进来,他们就拥有了身份,遇到的怪物看上去也很正常,并没有对他们展现出明显的恶意,进来的时间点也不是午夜。

殷林告诉过他们,恶灵的世界一般会循环重复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滴了血的那张符咒会确保他们进来的时间点在一切发生之前,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所以真正需要他们注意的事情,此刻还没有发生。

夏蝉来到了屋外。

太阳已经落山了,整个世界昏暗下来。

这个村子位于一个盆地,四周都是山,十分封闭,天黑得也早,太阳隐入山后,村子的夜晚就开始了。

趁着还能勉强看得清,夏蝉抓紧时间熟悉着周围的环境。

只要不出意外,在离开这里之前,他们应该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这间屋子里。

村子里的房子,除了日常起居的屋子,通常还有几间偏屋,偏屋和主屋不相连,隔着一段距离,是用篱笆简单围出来的,上面盖着茅草顶,只能勉强遮风避雨。

她这个爷爷在屋后搭了四间偏屋,两大两小,小的两间是浴室和厕所,大的两间,都有食槽,应该是用来养牲畜的。

不过这两间偏屋内空空如也,食槽上落了厚厚一层灰,看上去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看完这些,她又在周围转了一圈。

叶家的屋子,和村子里的其他住户隔着一段距离,这距离并不算太远,但和其余挤挤挨挨建在一起的屋子相比,就显得远了起来。

她还走到隔得最近的一间屋子前看了看。

不是她的错觉,叶家的这间屋子,比他们的都新一些。

周围的房子,墙板都开始有些发黑了,叶家的还是能看出木头原来的颜色。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路基本看不太清了,屋子里只会更黑,殷林和郑玉山已经打开了准备好的手电,光线从窗户中透出来。

好在土路还算平坦,她顺利走到门口,撞见了刚好拿着手电出来的殷林。

“我还怕你看不清,准备去接一下你呢。”殷林从门口让开。

夏蝉从他身边过去:“我视力还可以。”

屋内,郑玉山正在为数不多的几个矮柜里翻箱倒柜。

“我们在找蜡烛。”殷林解释。

夏蝉劝他们别白费力气了。

“这村子估计很穷,我看外面没一户人家里点灯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推文中文网【tw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走阴[无限流]》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